订购电话  订购电话:400-123-4567

第103章 果园小屋我的不伦

  我叫晓芸,28岁,结婚两年,标准的美。刚做的浅大波浪卷发衬得本来就白白的脸蛋儿愈发白嫩娇艳,酥胸高耸,纤腰丰臀,虽然只有163厘米的身高,看上去却也亭亭玉立,纤巧动人。因为腰身纤细,更显得胸大臀挺,老公常笑我腰细得能断掉。作为女人我很满意自己的美貌,我老公更是为有我这样的漂亮老婆而骄傲,常说以后有孩子了随我一定漂亮。

  不习惯用第一人称,我还是觉得害羞,姑且作为故事讲给大家听。人名是真的,为避免影响生活,以下涉及到的地名都是代称,羞红着脸,从我的第一次说起吧???

  晓芸出生在沿海的一个农村。父亲是初中老师,在别的镇教书,母亲在镇政府上班,在农村算好家庭了。高3下学期,晓芸19岁,已经是出落得很漂亮的一小姑娘了。虽然没现在这么大却也是初具规模、丰满坚挺,跑起来颤动不已,引人遐思。放学路上那些骑着自行车疯跑的半大小子常常故意斜过来,一声尖利的口哨,想看不敢看地瞟两眼晓芸鼓鼓的胸脯。大胆的就来拉晓芸的小手,常常吓得她跳下自行车来。!

  五一放了三天假,天气很暖和了。上午晓芸写完作业,约了两个同学去挖野菜。一个叫娜娜,是一个村的;另一个忘了名字了,是邻村的。三个女孩子提了篮子跑到河边果树园里,说是挖野菜,玩闹倒是真的。她们一会儿坐在老梨树粗大的枝丫上说着学校的趣事儿,跳下来又去果园更深处看看有没有野菜。娜娜说渴了要喝水,野外荒郊的,哪儿来的水,她便要回家,晓芸不肯,她拉了那个邻村的小丫头顾自朝果园外走了。

  开始还好,慢慢的周围静下来了,晓芸便感到有些害怕。提了篮子往外走,走了一会儿竟然迷了路,在果林里转不出来了。天渐渐热了起来,晓芸脸上身上都出了汗,又急又燥。突然远远地望着有座房子,应该是看果园的住的地方,赶紧朝房子绕过去。来到一看,竟然住着有人!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大叔正在劈烧材,晓芸惊慌的心瞬间平息下来

  大叔抬头看见晓芸,眼睛瞬间闪过一道亮光,好俊的丫头!放下手里的木头他问:“丫头这是挖野菜来地?”晓芸应了一声,连忙问回村的路怎么走,他问晓芸哪个村的后就说:“不急的话,一会儿我也回村,送你出去!”

  晓芸看看也就不到十点钟的样子,便也不急着走,放下篮子坐下休息。大叔也过来,递给晓芸一瓢井水,说:“热吧,脱了外衣凉快点儿。”刚刚又急又燥,又走了半天路,确实热的不行,晓芸拉开拉链脱下外边的校服,大叔说:“来屋里凉快吧。”晓芸就跟着他进到那三间看护果园的小房子里。

  屋里有一个灶台,一铺大炕,一张很厚实的八仙桌上放着碗筷什么的。炕上铺的倒是新席子,就是有点儿脏,一个男人住的地方,干净不到哪里去。晓芸拿着一把小笤帚勤快地跪在炕上来来回回扫干净,翻身靠在贴了胖娃娃年画的墙上休息。大叔说:“你歇着,看看书,我弄完那堆木头咱就回村。”晓芸应一声,他就出去忙了。晓芸看见炕里糊着报纸的窗台上有几本厚厚的书,便爬过去拿起来翻看,顺势就依偎在摞起的被褥上。都是《三国》啊什么的校旱,她也没兴趣,一会儿竟然迷糊了过去。

  迷迷糊糊地晓芸翻了个身,运动服宽松的裤腰是松紧带的,被这一翻身往下拽了一大截,露出白白嫩嫩的一段儿腰身和里面浅蓝色的小,青春娇美的脸蛋上粉扑扑的,如樱桃般的小嘴儿傻傻地微微张着,鼻翼噷动,吐气如兰。且说外边垛完烧材的大叔洗手进屋扯毛巾擦净,转身看见晓芸少女春睡的诱人媚态,不由得呆在炕下,两眼直直地盯着那一段儿水滑光洁的白嫩小腰,由于运动裤往下扯了不少,深深的肚脐眼儿也露了出来。大叔慌乱地看着横陈眼前的少女,他是徐村的光棍,一个人住在这远离村子的果园里,平时欲火上来了就自己撸两把,何曾见过女人的!

  终于,大叔慢慢爬上了炕,摸上了晓芸露出的小腹,慢慢地抚摸着,揉捏着,下身早已坚硬如铁。渐渐地他不满足于小腹,手往上一直伸到了少女衣服下的上。晓芸因为不上学,也就没戴乳罩,倒是方便了大叔的大手,在两座坚挺的上来回逡巡摸弄。晓芸的很小,大叔的大指头根本捏不住,只能来回拨弄着来感受那种难以言叙的快感???很快大手就滑下去,轻轻一扯,本就松松的运动裤被拉下去,浅蓝色的少女小鼓鼓地露出来,阴部坟起,饱满诱人。大叔颤抖着把粗大的手指伸进小裤裤里,晓芸的阴部长大后也没有几根,现在更是只有如汗毛般的几根,滑腻异常。大叔的粗手指来回的摩挲着,感受着,激动的心扑通通地跳。摩挲了一会儿,大叔发现小丫头的裂隙竟然慢慢地沁出黏黏的液体#蝴抬起一直盯在晓芸小裤裤上的目光,看向晓芸的脸蛋儿,却见小丫头脸蛋儿通红,长长的睫毛颤颤地抖着,显然是早已醒来却故意装作睡觉的样子,现在春潮涌动却是出卖了小丫头的心思。

  大叔见状那里还按耐得住,两手抓住小丫头的衣襟往上一卷,顿时那两座雪白的便颤颤巍巍地露出在光天化日之下,晓芸啊了一声,也顾不得装睡了,睁开眼低声求道:“大叔,不要???不要???”大叔早已在上揉捏起来,哪儿还顾得晓芸说什么,直弄得晓芸心痒痒的又感到有些麻胀疼痛,忍不住小嘴儿里就咛嘤起来???大叔只一把便扯掉了晓芸的运动裤连带小,两眼放光,又拽光晓芸的上衣,这下晓芸光溜溜不着一缕地蜷在炕上,微微地抖着。大叔两手分开小丫头的两条白生生的大腿,一手握着一条盈盈一握的大腿根部,一口吸在晓芸的高耸上!

  “啊??????????”晓芸娇呼一声,觉得身子已然酥麻瘫软,连夹紧双腿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叔一条舌头舔舐伸缩,直弄得未经人事的晓芸连连颤抖,喷涌,湿了大叔胡茬连绵的半边脸。大叔咕咚吞咽着,一只手摸向晓芸的,晓芸两手拽住大叔的手臂:“大叔,大叔???不要吸了???啊,啊???不???要???啊???”,那只手已然摸在晓芸的右乳上,拨弄着小小的,经此一激,小丫头蛮腰一扭一挺,又是一股玉液从潮涌而出,爽得大叔口舌摇动,吸吮之间,啧啧有声。

  经历了人生第一次的晓芸浑身软软的一动也动不了,玉体横陈在这野外果园小屋的土炕上,既清纯又的样子直把大叔看呆了。蓦然惊醒,大叔伸手掏向裆间,炽热铁硬的已然喷射了一裆的jg液??????伸臂拦在小丫头的腰间,大手仍是抚摸在坚挺圆润的上,大叔躺在晓芸的身侧,把她抱在怀里。或许是害羞,晓芸小脑袋钻在大叔胸膛里再不肯抬头,身子还是微微地发抖。

  只是一会儿,大叔的大又挺头抵在晓芸的膝间,晓芸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反手一把把大抓在手里,低头看去。这是晓芸第一次看见成年男子的,既羞又好奇,看着大上虬须怒张,青筋毕露,一颗少女的芳心竟是千柔百绕,仿佛魂牵梦萦的宝贝就紧紧地抓在手里,难舍难分。小手无师自通地上下套弄着,握紧又放松,直把个大叔弄得是欲仙欲死,快活异常。血红的大上粒粒鼓胀,仿佛凶恶的巨龙欲择人而噬!大叔拦腰抱起小丫头,把晓芸放在被子上,掰开两条,大急急地顶在晓芸的口上,只一挺,晓芸觉得听到一声撕裂,下身巨疼,忍不住一声大叫:“啊!??????”大叔知道小丫头还是,只狠劲顶了一下破开小丫头的身子,后面便慢慢磨弄,轻挑慢捻,不再大力冲撞。经历了初痛的晓芸很快就尝到了欢爱的美妙滋味,翘臀轻挺,大腿微张,由慢而快,渐渐激烈起来??????但见土炕上一具黑黝黝的汉子压着娇小玲珑的高中女学生白嫩的小身子,黑白分明,异常。一时间果园小屋的土炕上呼哧声、娇喘声不绝于耳,春色满屋??????

  快中午了,晓芸已然起身,还是疼痛,却已不影响走路。她舀井水洗净下身混着落红的两人的体液,穿好衣服来到炕边,大叔也穿好了衣服,揽着晓芸的小细腰,把她贴在胸前,忍不住又是把大嘴吮在小丫头的樱桃小嘴上,伸进舌头一番搅弄??????良久,两个人结束了亲热,小丫头的脑袋抵在大叔胸口,“大叔,咱们回村吧???”

  锁好门,俩人肩并肩走在回村的小路上,谁也没说话,都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看见村头的瓦舍了,晓芸惊呼一声:“坏了!忘拿篮子了!”大叔嘿嘿一声,

  “明天再去拿不迟。”小丫头低头“嗯”了一声,便朝自己村子跑去。跑不远只觉得一阵疼痛,只得放慢了步子往前走,一回头,大叔还在路口远远地看着她??????

  第二天一早,晓芸有些慌乱,又有些期待地出了村子来到路口。她想了想,现在还是早上,大叔应该没去果园吧。怎么办呢,去果园小屋等他?路太远了,再说她也怕迷路。在村头的路口转了几个圈,决定去徐村找大叔去!昨天俩人干完事躺在土炕上休息的时候,大叔告诉了晓芸自己住在村后的饲养室,他姓徐,叫徐大安,是个孤儿也是个光棍,村里安排他住在以前集体的饲养室里

  晓芸以前倒是来过徐村几次,都是跟同学什么的玩跑来的。她来到村后,一眼就看到在一片杨树林边上的饲养室。一共有四间瓦房,一圈都是草棚,应该是以前大集体时养牲口的地方,上面都苫着厚厚的稻草。院落的围墙很矮,站在外边就能看见院里。晓芸不敢大声喊,悄悄过去推开院门走了进去。一条黄毛的小狗跑出来汪汪的朝晓芸叫,只有几个月大吧,虽是狠狠地叫着,却让人只觉得可爱。徐大安在屋里喊了一声,小黄狗就乖乖闭了嘴趴到一边去了。

  “丫头!”徐大安又兴奋又慌乱地把晓芸迎进屋,他正急匆匆地吃完饭准备去果园等晓芸找他呢,没想到小丫头先来他家里了。晓芸来时倒是慌慌忙忙的,到了大叔家里了却又羞红了脸,看都不敢看大叔一眼,就那么低着头站在炕边扭捏着。徐大安虽是有生以来初次紧密接触女人,毕竟是成年男人,伸胳膊就把晓芸抱在怀里揉捏起来。晓芸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抬头看大叔,正好被徐大安低头亲在红润晶亮的小嘴儿上,不由得娇喘着将自己的香舌递了上去,黑黝黝的老男人脸膛衬得小丫头的漂亮脸蛋愈发白嫩动人,任是什么人看了也春情涌动,不能自已。不知什么时候,晓芸的小手里已然攥住了徐大安的胯间那根紫胀铁硬的大,徐大安坐在炕沿上,长满黑毛的两条粗腿间是晓芸半软的小身子。上下撸动着粗大的,晓芸只觉得春心骚痒难耐,一股说不出的渴望直让她下身酥麻而又兴奋。不知不觉地,晓芸手里又胀大了一圈的紫红大竟触到了她的樱唇#糊轻轻舔了一下,又舔了一下,那种男人特有的臊臭却是让小丫头迷恋不已,或许这就是本能的安排,臭男人天生就吸引女人迷恋吧。慢慢地晓芸把整个大都含在了嘴里,小小的香舌在嘴中的大上缠绕两圈又吐出来,端详片刻又吞进嘴里吮吸起来,小手儿还在上撸动着??????

  徐大安憋隐多年,哪儿受得了这般香艳的口舌招待,片刻便低声一吼,jg液迸射,晓芸不曾提防,直喷地一嘴一脸都是白浓浓的,甚至头发上都溅了几滴。晓芸双腿一软就跪在了炕下地上,抿着嘴不知如何是好。徐大安慌忙拿过卫生纸来给小丫头擦拭,晓芸接过自己摸了个大概,起身去脸盆洗干净去了。

  刚进了屋,徐大安就迫不及待地扒光了晓芸的衣服裤子,小小的也扔在炕尾,衣裤凌乱地散在一边。挺出自己粗大的,徐大安站在炕上,晓芸跪着把大含进嘴里不停吮吸着,攥弄着,仿佛总是喜欢不够???

  徐大安揽过小丫头白生生的身子,让她跨坐在自己腰上,轻轻一挺,大就钻进了晓芸的深处,那种紧致至极的握感让这个四十多岁的光棍汉子爽到了极点;还好早上在家已经在晓芸的小嘴里喷射了一次,否则非憋不住射了不可!晓芸只觉得没有了昨天剧烈的撕疼,虽然还有些不适,却是快感远远胜过疼痛,渐渐地耸动起纤细的腰身来,一双玉臂紧紧搂住徐大安的脖子,胡茬扎在细嫩的胳膊上痒痒的痛,却是刺激非常;上上下下的套弄起来,16年来从未有过异物进入的女孩花径敏感异常,被这般粗大的插入抽出,晓芸只觉得一颗芳心都飘了起来,欲仙欲死??????大约一刻钟,晓芸已然泄身数次,下身俩人交合处白稠黏滑,一塌糊涂。徐大安虎吼一声,一只大手揽在小丫头的后背上,一只大手揉在小丫头的两只丰盈乳峰上,一个起落,大一胀一伸,无数的子子孙孙激射而出,直打在晓芸紧窄深处的花心上,受此一激,小丫头的花心一开,将老男人的jg液悉数纳入娇嫩的子宫??????

  等徐大安两只大手托着晓芸圆挺颤动的小,以狗交势将jg液灌入小丫头已然鼓胀的小肚子时,俩人已经不知换了几次姿势抵死缠绵了。晓芸早已如烂泥般瘫软在炕上,任凭徐大安发泄憋了四十余年的男人??????

  中午晓芸没有回家,直到傍晚才拖着几乎迈不动的双腿回到自己房间。还好爸妈都没在家,她仔细洗干净后,躺在炕上睡了过去??????!

  刚上大一的秋天,有一次晓芸去徐村找同学借课本,回去的时候鬼使神差地绕到徐大安的家里,正好徐大安在家,见到晓芸竟然有点儿不知所措。晓芸此时又丰盈漂亮了些,出落的鲜花一般,直让人自惭形愧。晓芸见到徐大安的样子有些心安,又有些不忍,毕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破了她处的男人。晓芸没说什么,默默伸出玉手解开徐大安的腰带,掏出早已铁硬的大,蹲身吮吸起来??????

  一会儿徐大安就在晓芸的小嘴儿里爆发了,晓芸忍着也没含住,jg液太多了#撼着晓芸粉白滑腻的腮帮子一直流到小巧的嘴巴下,滴落在地上。晓芸把jg液吐掉,漱了口就走了,徐大安也没说什么。

  直到晓芸工作了,回想起这事儿来,她才有些后怕——被徐大安操干了好几次,子宫都装满了这个老男人的jg液,竟然没有怀孕!或许是安全期,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没怀上孩子真是幸运。要是当时真被徐大安操得怀上了他的孩子大了肚子,恐怕这事儿就大了。

Copyright © 2016-2021 yb电竞果园 版权所有   XML地图   鄂ICP12345678   yb电竞_亚博vip网页版

在线客服

关闭

订购服务电话
400-123-456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 A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 B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 C